【芥樋】不逢时(一)

曾经我一直觉得同人文里一些病的设定很神奇,比如忘爱综合征和花吐症……一两个月前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如果一篇文同时出现这两个病会怎样……然后开始搞事(笑)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向了凌晨两点,港口黑手党樋口小姐的办公室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金发的女子在键盘上敲下了最后一个字,保存过文档,终于松了一口气,把自己扔进了椅背里,伸手解开了束起的头发,朝干涩的眼睛里滴了几滴眼药水——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是连续的工作导致她现在很是疲劳,似乎已经没有精力开车回家休息了。

 

“……今天就在办公室留宿吧。”

 

天人五衰,那是目前港口黑手党的主要目标。前些日子武装侦探社被这个神秘组织整的一塌糊涂,似乎因为对方掌握了有关“书”的详细情报并加以利用,导致他们成了杀死政府人员的通缉犯。如今黑手党与之联手,敌暗我明的境地本身对处于黑暗一方的港黑就有所不利,不知什么时候能解决掉这个棘手的敌人,因此组织内部此时均处于超高负荷工作的状态,就算是纯粹的文职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更不要说樋口这种文武两方兼顾的工作方式了。

 

简单洗漱过后,樋口躺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虽然空间狭窄,马上就能入睡的地方对于劳累的人却也是巨大的恩赐。她闭上了双眼,意识渐渐抽离,恍惚间似有虚无的片段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睡梦中的她微微蹙着眉头,手指无意识地合紧,像是想要抓住什么。

 

“喂——大姐,起床了!”有人推她。

 

樋口睁开双眼,有些恍惚。

 

“樋口大姐,就算你再怎么累,想在办公室打个盹儿,好歹也盖点东西吧?这么忙的时候如果生病了可就拖后腿了哦!”

 

这熟悉的语气……樋口回过神,面前果然是立原在碎碎念。不过他说的也对,如果着凉,给前辈拖了后腿就糟糕了,前辈……啊咧?

 

前辈…是……谁来着?

 

立原看到樋口僵在了原地。

 

后脑处一抽一抽地疼,樋口有些痛苦地按住了疼痛的地方,却一点用处也没有,她的眼前有些发黑,有类似黑白电视的雪花一闪一闪,使她内心更加惊恐。“前辈”二字就像一条短路上的开关,开启后直接连接了正负电极,强烈的刺激让她不能思考,她呼吸变得急促,浑身冒出了冷汗,脸色惨白。

 

是谁?前辈是谁?那个人,是谁?!

 

芥川龙之介一早走进樋口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樋口抱着头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旁边站着手足无措的立原道造。

 

“怎么回事?”

 

立原的冷汗也下来了,芥川大哥的威压好恐怖!明明自己只是叫了樋口大姐起床而已,怎么她就变成这样了??!

 

芥川出现在樋口视线中的下一秒,樋口晕了过去。

 

“……”

 

樋口被送进了港口黑手党的医务室,医生说,她可能是疲劳过度导致的偏头痛与心律不齐,让送她来的二人放宽心。立原道造偷眼敲了一下芥川,发现刚刚芥川大哥脸上那吓死个人的表情缓和了些,心中暗自可惜,如果樋口大姐能看到刚刚那一幕,估计要开心地昏过去了吧?

 

医生给樋口打上了营养点滴,很快樋口便醒了过来,芥川和立原手头都有工作,先行离开了,此时并不在病房,医生见樋口醒了,告诉她她的上司给她批了一天的假,让她好好休息。

 

“中也先生果然是个好人……”樋口很感激,不过自己因为疲劳这点小事居然晕了过去,还真是够呛。

 

医生听到樋口这句嘀咕,有些讶异地看了看她,刚刚送她来的不是游击队的芥川队长吗?樋口对芥川的忠诚在港黑虽不说人尽皆知,最起码医务室这边是很清楚的——当初芥川队长被打成重伤,在医务室接受治疗,却被敌对组织劫走,好像就是这位樋口小姐不要命一般把人抢回来的。不过他作为一个医生,并不清楚战斗部队的事情,也就没有多嘴去问,只是嘱咐樋口趁着休息多睡会儿便转身出去了。

 

芥川龙之介这日有点心神不定,少了樋口在耳边不厌其烦地叮嘱,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整天让他注意身体,倒是也注意一下自己的健康状况啊……他是个战斗人员,港黑近期的作战非常谨慎,虽然作战计划不少,不过他这种级别的战斗力反而相对清闲,只等关键时候给敌人致命一击。很早结束了手头的任务,芥川不由自主地又走到了医务室,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的人正醒着,他推门走了进去。

 

“感觉好点了吗?”话语中虽然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却包含着他特有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

 

然而,不对。

芥川一下子就觉出,樋口的反应不对。

 

如果是平常的樋口,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应该就是一个很兴奋的状态了,但是此时的樋口却很平静,一双宝石红色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眼神中透出陌生。芥川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秒——

 

“您是哪位?”

 

————TBC————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