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齐照生贺马拉松】プレゼント(礼物)

*贴吧@樱之恋羽 ,lof@月がきれい

*因为怕咕咕咕……所以这是一个月前写的生贺……当时最后那篇齐神的超能力复原漫画还没出,所以这里有关于超能力的私设,懒得改了还请见谅~

*感觉好像很久没写齐照了额……算是复健期吧,如果写的不好也请多包涵w

*齐照,真的好!真的!然后官方爸爸受我一拜!

 

——————————

 

今天是8月6号,我的生日。

 

我叫照桥心美,是世界第一美少女。作为一名合格的完美美少女,自然是有很多人给我送礼物的,然而……

 

这些礼物的送出者里,没有齐木楠雄。

 

现在是大一的暑假,是高中结束后的第一个没有他的生日。虽然以往的生日里他也没给我送过什么礼物,然而只有今年,这种空虚感与失落感几乎淹没了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联系了。

 

已经不再是同学,我们失去了“学校”这个理所应当的见面场所,本以为的距离拉近,在高中毕业后如同泡沫那般,无声破裂。他一如既往地从未主动联系过我,而我们的大学……虽然我按照齐木同学的志愿,改过自己的志愿了,但我却没能想到他居然没能考上第一志愿,而且仿佛命运的捉弄那样,只差了一分……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经济学啊……

 

在不同的城市读书,我自然也没办法时常去联系他,联系了又能怎样呢?不能约他去吃甜品,对于异性的我来说基本就和断交画了等号。完全找不到与他联系的借口,时间稍微长一点,能找他的机会就越发少了。

 

齐木同学在大学,也许交了新的朋友了吧?

 

老实说,高三时期的齐木同学产生过一些变化。摘掉了带了好久的发卡和眼镜暂且不提,最让人感觉明显的是,某一天他突然盯着我看了——这么说可能还无法让人体会到其中有什么特别,那么换个说法:如果是普通的女孩,被男性盯着看,那个男子估计会被认为是色狼或者变态;如果把女主角换成是我,被男性盯着看,就只会是家常便饭的程度;然而如果再把男主角换成是齐木同学呢?从未为我的美貌驻留过视线的他,和一直将视线放在他身上的我,这种冲击感,或许只有火星撞地球才能与之相比较吧?

 

可是他并未脸红。

 

一直盯着我完美的面容看的他,在我手足无措时却还是那样一副无表情的模样,虽然之后看起来有些动摇,但那更像是因为察觉了自己的失礼所做的道歉。

 

脸红心跳的,永远只有我一个人。

 

我好累,总是这样惦记着一个人,真的很累。有一个声音一直跟我说:“放弃吧,他并不喜欢你。”说了好多年,我知道,那或许是另一个我,可我却还是放不下,反而对他的迷恋日益增加。明明清楚他不爱与人交流,性格捉摸不定,作为美少女不应该被这般冷遇,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爱才是正常的……明明我知道,在才虎当初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就知道的,可是我还是抑制不住地去选了他……

 

我觉得我大概是无可救药了。

 

高三结束前,我对我们的关系仍然很乐观,改变后的齐木同学和我的距离似乎缩短了。那时班里的生活委员是一名女生,不会因为私心将我和她安排在一起扫除,所以有一次我运气很好地和齐木一组,去打扫另一栋楼的实验室。或许是长期不使用的原因,里面落灰不少,看起来需要打扫很久,我曾为此窃喜,认为神明始终是向着我这一边的。

 

然而所有的改变也是在那天。

 

空药品柜的角落有很多灰,完美美少女做扫除也得是完美的,既然是彻底清扫,就有必要把柜子搬开,再说这样也可以和齐木同学多相处一会儿。

 

不过我们没想过这个柜子除了有些重之外还会带来别的危机……

 

比如,蜘蛛。

 

一只巴掌大的蜘蛛爬了出来……

 

我看到齐木同学的脸色变得惨白,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蜘蛛这种生物,我其实并不是那么害怕的。当然,只是并不那么害怕,虽然看着心里还是会发毛,单纯地拍死还是敢的。看到齐木同学吓成这样,我心里有点开心——任何人都会有害怕的东西,怕虫子的人也不少,我不会因为这个就小看齐木同学,反而觉得如果能帮忙铲除这个蜘蛛,说不定会让齐木同学对我刮目相看——我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那是一只普通的蜘蛛,应该会很顺利吧?

 

然而那是一只产子的蜘蛛……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物?将一堆孩子背在背上?而且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小蜘蛛蜂蛹而出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第二天,齐木同学带回了造型奇怪的眼睛和发卡,和这些一起回来的,还有他曾经雷打不惊过于淡定的性格。

 

我们的距离也回到了从前,甚至比从前更远。

 

我不该对那只蜘蛛动手的,齐木同学一定觉得我给他带来了可怕的回忆。

我亲手毁掉了我们之间的可能性。

或许他会觉得去打蜘蛛的我本身就是可怕的存在。

我应该和一个普通女孩一样,看到蜘蛛后惊慌失措的。

 

我想,这辈子,我是收不到来自齐木同学的生日礼物了。

 

*****

 

今天是8月6号,她的生日。

 

她叫照桥心美,是世界第一美少女。作为一名合格的完美美少女,自然是有很多人给她送礼物的,然而……

 

这些礼物的送出者里,没有我齐木楠雄。

 

现在是大一的暑假,算来我们已经有四个月没有见面了。自高中结束以来,不再是同学的我们,自然而然不会有“学校”这个见面的场所。一切如我料想的那样,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的我们,正在了断曾经的联系。

 

这四个月以来,我没有感到过任何的空虚和失落,大学的生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平静,没有遇到过高中时期那样一群小妖精,让我感觉非常舒适。每天正常的作息辅之以咖啡果冻,那种不再需要操心火山爆发的惬意感,宛如天堂。

 

不过……

 

为什么在看到手头甜品的保质期印着08.06的瞬间会想到,今天,其实是那个女孩子的生日呢?

 

我和照桥心美,不过只是曾经的同学,仅此而已。

 

有人可能会羡慕,齐木这个该死的家伙(不要介意,这只是其他人对我的评价,我自己当然不是这么认为的),居然可以和照桥同学搭话,居然可以和她同桌,居然还可以和她组队!然而我从来也没觉得我是个好运的家伙,和照桥同学在一起行动,只会让我变得瞩目,而我渴求的却是平凡。

 

欸……照桥同学,为什么要喜欢我呢?我只是一个不愿和人交流的阴沉的家伙啊,你应该选择更好的人才对。嗯,你值得的。

 

高二的志愿填写,我选择了三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武南大学的经济学系还稍微好一些,另外两个学校更是名不见经传,可是照桥同学却还是跟着我改了志愿。这种事情老实说我已经习惯了,也没想着去反抗,虽然心里稍微有些愧疚,如果能考虑到照桥同学的反应,或许该填个相对好些的大学……

 

平息了火山事件,终于可以不再对地球进行时间回溯,我们得以升入高三,而我也终于可以卸下超能力的包袱,成为一名普通人了。虽然和照桥同学做了同桌这种事必然让更多的男生看向这边,生活依旧不得安宁……说起来照桥同学的样貌确实很好,这么评价虽说听着有些猥琐,不过皮肤真的很白皙细腻,是我曾经无法注意到的。

 

嘛,内在不像外表这么“无暇”就是了。这位美少女其实是个带着些腹黑与心机的……努力的……令人敬佩的人吧……

 

就算是我……

就算是我也……

也输给她了呢……

 

不想承认,曾经的我勉强可以和照桥同学的神之庇佑抗衡,有九成是依靠着超能力的。失去了心灵感应的我,在越发无法预判照桥同学的行动攻势下,逐渐溃不成军,只有对外的表现还坚守着最后的阵地。

 

这句话由我来说显得非常奇怪,我很感谢那天生活委员将我们分到一起去实验室做扫除。

 

那是一间很久没有使用的实验室,药品柜里都是空的。我想照桥同学应该是想要和我多待一段时间,特意提出要把柜子搬开清扫里面的死角——一般在公共场合做扫除的人只会做明面上的扫除吧?

 

药品柜有些沉,如果是以前的我,用念动力可以轻松举起,可是当时我只能与照桥同学合力搬开。从前为了对抗火山,力气倒还是有的,只是我没想到那柜子后面细小的缝隙居然还能藏下一只那么大的蜘蛛!

 

看到蜘蛛的刹那我只想从地球逃离,脑子放空的状态下,似乎有一种熟悉的力量在身体里蠢蠢欲动。

 

无意识地扫了一眼照桥同学,然后我就看见了她用扫把头对着蜘蛛拍了下去……

 

好,好厉害……

 

然而下一秒,还没当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更加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之间一群细细密密的黑点从扫把的缝隙中钻了出来,那是??!!!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西伯利亚的风雪中。

 

……超能力回来了!

 

心里想着在照桥同学面前绝对暴露了超能力的事,我开始思考起要不要从这里瞬移回学校,实验室现在是蜘蛛的魔潭,可以的话我绝对不想回去,但是……

 

从实验室离开的前0.001秒,我似乎接受到了来自照桥同学心里的声音——

 

[咦咦咦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冷静点……万一小蜘蛛已经离开实验室了呢?

照桥同学,败给你了。

 

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回到实验室,然后我看到了一尊比断臂维纳斯还要完美的石像,想起刚刚自己是没带眼镜的状态——

 

[哦,哦呼……]

 

这下糟糕了。

 

怎么糊弄过去这段时间的不再提,把照桥同学的石像搬回家这一晚,我思考了很多。没有超能力的我好像还是很无力,连照桥同学都能独立解决的蜘蛛,我却看了只会躲藏。尽管说这次超能力又被吓了回来,谁能保证不像上回想要坦白超能力时遇见的那只G一样不是转瞬即逝呢?产生了“就算和照桥同学一直纠缠下去也没办法”这种想法的我,真的很差劲,明明自己连挑明的勇气都没有,还一直吊着对方,享受着,抱怨着……就算是察觉了自己的心正在一点点地沦陷,还以那样“因为对方是神之女啊”的借口维持着最后的自尊……

 

我真是,太差劲了。

这样的我,还是远离照桥同学比较好。

 

明明是这么打算的……

 

在班里见到照桥同学的时候,狠心的话却还是说不出口。本来是自己的问题,却要装作甩了对方的模样,照桥同学会很受伤吧?会哭吗?

 

我又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我对自己说,这只是不愿意让别的男人看到“天使的眼泪”之后来攻击我,虽然我现在并不怕别人的攻击,正处于就算是全世界来攻击我都没问题的状态。

 

我再度选择了逃避。

 

板起脸来,将两人的关系拉回到初识的水平,甚至更加疏远,连海藤和窪谷须都察觉到了不对,隐晦地询问我是不是和照桥同学闹了矛盾,可是我还是这么做了。

 

所以照桥同学,你为什么还是追着我呢?明明外面有那么广阔的天空!

 

给我好好珍惜自己啊!拿出点完美美少女的觉悟好不好?你应该是被追求的那一个!

 

直到高考。

 

我想,这是最终拉开我们距离的机会了。我们的最大差距就是性别,因此只要拉开了物理上的距离,她不会再有机会约我出门。大学生活很丰富,她会认识更加优秀的人,就这样会逐渐把我遗忘,然后开启新的人生。

 

那天,我确认了照桥同学的志愿和自己一样,就摘掉了抑制器,集中精力算了全国考生的排名,让自己的第一志愿以一分之差落榜。

 

永别了,照桥同学。

 

*****

 

果然我还是忘不掉齐木同学。

 

放了哥哥“心美!今天我会放下拍摄工作去看你哦!”的鸽子,坐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车,我来到了齐木同学读大学的城市。之前拜托了知予,让她通过海藤同学问了齐木同学的父母,得知齐木同学这个暑假没有回家——说来知予和海藤同学现在是恋人关系了,好羡慕啊……

 

可是,齐木同学会在哪里呢?

 

独自站立在这所城市的夜色下,已经是七八点的光景,我再次意识到自己的行动是多么地莽撞。我不知道齐木同学住在哪里。是租房?还是住在学校宿舍?他的学校虽然不出名,占地面积却不小,根本不知道宿舍在哪一栋啊……今天我并不想发动别人来找他,可是……

 

完美美少女的十八岁生日,是不是太过凄惨了?

 

原本在异城想要创造一场偶遇,就是不现实的童话吧?

 

*****

 

照桥同学,我好像,还是没能忘掉你。

 

虽然我每天都在暗示自己,现在的平静生活已经很好了,但是照桥同学给我带来的影响,似乎已经深入骨髓。我给自己无数次催眠,结果就是频频想到她,甚至到了看见深蓝色,眼前就仿佛浮现出她的影子的地步……

 

今天也是,口头上说是因为看到了甜品的保质期印着08.06,实际自己心里清楚,明明从上个星期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一天快到了。

 

要不干脆就去看看她吧?

 

如果是我,用超能力是完全可以不被她发现的,这一点我有自信。

 

不想在她生日这天用千里眼这么敷衍的超能力,我瞬移到了她所生活的城市。她住的房子是个普通的1LDK,平时倒是蛮温馨的,只是今天来了一个变态妹控让人不太爽。照桥的哥哥这家伙,从楼道里就开始碎碎念了,听的人心烦,居然还进了照桥同学的卧室?!虽然是兄妹,趴在别人床上闻气味也可以拨通警察局了吧?不过看起来他和照桥同学是约好了的,照桥同学难道不在吗?

 

等了半个小时,照桥同学还是没有回来。哥哥沉醉在了照桥同学的床榻间,完全没发现我已经从透明状态显形三次了。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我也实在不想看着照桥哥哥这么变态的样子,干脆就离开了照桥同学的房间。

 

她会去哪里了呢?

和大学的朋友一起去庆祝了吗?

有男生吗?

有喝醉的男生吗?

有喝醉还不规矩的男生吗?

 

……千里眼!

 

[照桥同学,为什么会在我租的房子楼下?!]

[为什么你还哭了?]

 

为什么,我会知道“为什么”的理由?

 

照桥同学,你这样,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是会忍不住心疼的啊……

 

*****

 

完美美少女在生日这天,居然孤零零地游荡在不熟悉的城市,想想就是一个笑话。

 

八月初,虽说是晚上,可正是热的时候,照桥心美带着宽檐的帽子、围着围巾走在街上,旁人看不清她的脸,于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

 

可是不这样,要怎么遮住强行上扬的嘴角和忍不住的泪痕呢?如果让别人看清了自己的脸,估计满大街都要围观自己这幅可怜又可笑的窘样了吧?

 

眼里都是泪水,让照桥心美有些看不清路,隐约觉出前方有人的时候,就已经撞进别人怀里了。

 

“啊!对不起!”她来不及看清来人,便忙不迭地道歉。

 

“呀咧呀咧,照桥同学……”

 

这种无奈又熟悉的语调!

不会有错的!

 

“齐木同学!”照桥心美睁大了眼眸,眼里未干的水光迎着灯光,在深蓝色的瞳色下如同星空映入海面,那正中,是一个粉色头发的男生的倒影,在朝她微笑。

 

[我回来了。]

 

————FIN————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