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樋】守护灵

——————————

 

黑手党的樋口一叶,和侦探社的太宰治“殉情”了。

 

消息是和樋口冰冷的尸体一齐送回黑手党的,被白布蒙住了的担架,只看得清一个女子的大致轮廓。事实上,作为樋口的直接领导,芥川先所有人一步,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接到了被他尊为老师的太宰先生的电话。

 

“喂,芥川君吗?”

 

那是芥川龙之介心情大起大落的一天。

 

太宰先生曾经提议过,让自己把樋口介绍给他殉情,被他当即一口回绝了。也许当时来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下意识地反驳,却没想到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会传来这样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

 

樋口和太宰先生殉情了,而且是太宰先生告诉自己的。

 

“芥川君,我刚刚殉情失败了,抱歉。”

 

他还在想,太宰先生难得联系自己一次,为什么要给自己说这件事……明明他平均一天下来自杀失败的不下三回。

 

原来,是因为樋口……

 

“芥川大哥!樋口大姐走了!”立原火急火燎地冲进了他的办公室,而他手里还握着接通了太宰先生的电话。

 

明明前一天下班前,樋口还那么正常地跟他道过别,说了“您辛苦了”。

为什么今天一大早,摆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已经没了呼吸的她呢?

说到底,芥川不相信,那个整天说着要协助自己的樋口,会和别人殉情。

因为这没有道理啊……

 

“不说殉情失败的事了,芥川君,周六晚上有时间吗?有一份礼物是给你的。”

 

芥川记得,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几乎要以为太宰先生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然而在得知樋口的死讯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空荡荡的酒吧里,除了调酒师,只有芥川和太宰先生两个人。芥川不知道太宰先生提到的“礼物”究竟是什么,而且他也不认为太宰先生会突然想着给他送什么礼物。

 

“芥川君果然是个守诺的人啊,就算部下去世,也还是来赴约了,对象还是传说中和部下殉情的男人。”太宰治一手端起酒杯,杯中的冰球随着杯子的微微晃动,撞击在玻璃杯上,发出细微的哐啷声。

 

芥川沉默,太宰先生的话里似乎带有讽刺意味,可是他并不知道说什么。

今天晚上的约,他似乎并不愿来,临出门前也想了很久。

 

“要喝一杯吗?这是这家店的新品,喝完再说话吧。这个酒精度数很低,喝完也不会醉的。”

“……”思虑再三,芥川还是端起杯一饮而尽,然后问出了三天以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太宰先生,为什么要找樋口?”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樋口小姐很漂亮吧?”

“太宰先生并非莽撞之人,做事必有考虑。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有什么计划,但是何必要找她?”

“听起来你似乎很了解我。”

“只是出于常理推断……樋口不是一个会轻易答应和别人殉情的女子。”

“的确,要劝说樋口小姐和我去殉情,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前一天晚上不是碰巧在酒吧遇见她,估计我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吧?那阵子她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的,还挺好说话的……”

 

芥川的手逐渐握紧。

 

“我想,樋口小姐怕不是把我当成了其他人?可惜了,如果是那个人,不用趁着酒醉,也能轻易让她陪着自己去殉情的吧?好羡慕啊!”

 

“——太宰先生。”芥川双手撑在吧台上,骨节因用力而发白。

“我想起手头还有些事情没处理,还是先告辞了。抱歉。”

“啊拉啊拉,说起来还有一份给你的礼物呢。”

“……在下受不起您的礼物。”

 

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隐匿于黑夜之中。

 

“这样可不行哦,芥川君,难得的礼物,还是收下的好……”酒吧里仅存的顾客,对着面前的酒,喃喃自语。

 

室内,一阵风平地而起,绕着太宰转了一圈,像是在致谢一般,然后顺着刚刚出门的那道身影离去了。

 

“芥川君,还真是令人羡慕呢……”

 

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坐在酒吧独饮的太宰治的身边,多了一位稀客——据说,她刚刚觉醒了异能力……

 

名为“青梅竹马”的能力,能让异能者在死后,一直以灵体的身份跟随在某个人的身边,为他做一些事情,前提是那个人需要喝下一杯用异能制造的酒——这个异能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真的是个无用的异能,就和她在黑手党起到的作用差不多……

因为前辈一般来说,是无酒精生活的,这样的习惯让她就算想献出自己的生命,都成了一件难事。

那么只有一个人,既能不动声色地让前辈喝酒了……那个人说过想找人殉情,可是从来也没真正死掉过。

 

“太宰先生,需要别人和您殉情吗?只要您能帮我一个忙就好。”

吧台前,金发女子一笑嫣然。

 

————Fin————

 

*一天不公布樋口的异能力,就一天停不下开脑洞23333

*因为是分了3次,每次间隔10天以上写完的,如果有文内冲突的语句还请见谅并指出ww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