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樋】目送


*本来想写第五人格pa,但是最后还是改了很多设定

*求生者银&求生者芥&监管者樋

*含芥银亲情向

 

——————————

 

没关系,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少女默默安慰着自己,眼神中透着坚定。

 

她于三天前来到这座庄园,听说这里可以实现人的愿望,等待她的,是一场有钱人的游戏。

 

管理者热情地把她迎进了庄园,还给她安排了舒适的客房和丰盛的晚餐,介绍说只要签下参加游戏的合同,游戏胜出时便能够许下一个愿望,金钱也好,地位也罢,这里的主人都能为他们办到。

 

少女说,我不要那些,只求能凑够哥哥的医药费就好。

没问题没问题,医药费而已,只要您赢得游戏,我们的少爷挥挥手就能办到。

 

少女加入了游戏。

 

只要凑够了四个求生者,游戏就会开始。他们要合力破译密码机,开启大门,然后在被监管者抓到之前逃出去,不然的话就会被送回庄园,直至逃出来为止。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少爷这么无聊,想看这种捉迷藏,但是只要能救哥哥,演一出庄园求生又有何妨呢?

 

——————

 

芥川龙之介感觉糟透了。

 

灾荒年月,父母双亡的他和妹妹相依为命,虽然艰苦,却也能撑得下去。然而自己身体一直不好,天气稍有变化就容易生病,前几天气温骤降,他又开始不停咳嗽,甚至还带了血。正好邻居家——其实只是贫民窟的破房子隔壁,住了一位流浪医生,好心为他诊断了一番,才得知原来他肺部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需要及时医治调养。

 

然而饭都吃不饱,哪里来的钱去看病呢?他们这种身世,得了病只能听天由命,由不得自己。流浪医生空有医人的技术,没有救人的条件,看多了生死,也就叹口气摇头走了。

 

一周前,病倒的芥川龙之介起不来身,为了生计,只得让银独自出去找些吃的。银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张旧报纸,他也没在意,结果两天后妹妹突然留信出走,说是去给他找看病的法子了,他才想起当时似乎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报道,是关于某个能实现人的愿望的庄园的。

 

虽说妹妹是好意,但是芥川龙之介还是因为又急又气,差点晕过去。那种庄园怎么能去呢?万一有个闪失,说不定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眼前闪过一名金发小姑娘的身影,芥川心里又是一痛。

 

她还好吗?

 

——————

 

少女在奔跑。

 

她觉得赢下这场游戏,似乎不是一件难事,虽然游戏开始的第一分钟就有人被抓了……然而不知道为何,她费了半天劲才找到并开启一台密码机的功夫,另一边已经飞速地破译掉三台机器了,就像是有谁熟门熟路一样。他们只要再开一台,就可以去找大门……

 

“啊——!”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有人被抓住了。可是她无暇顾及那些,别人的生死和哥哥的性命比起来,不值一提。开密码机的时候是队友,跳出这一点,他们只是陌生人。

 

最后一台密码机开了!

 

她飞速朝大门的方位跑去,虽然不熟悉地形,但是在贫民窟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刚刚路过的地方,她还是有信心很快找到的。

 

她刹住了脚步——

 

拿着锁链的监管者,在前方一脸淡漠地盯着她,并朝她走来。

 

——————

 

今天庄园来了第四名求生者,游戏开始了。

 

监管者感知到附近的密码机在滴滴哒哒地响,真令人惊讶,一般的求生者速度还没有那么快过。一点一点地凑近,却看见了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

 

芥川?!芥川龙之介!

 

监管者的手在颤抖,他居然回来了……

 

她叫樋口,这座庄园里唯一的女性监管者,也是年龄最小的监管者,她并不喜欢这个游戏,但是作为世代效忠这个家族的后人,她无法违抗少爷的命令。五年前她只有十岁,因为求生者不足,迟迟开不了游戏,所以少爷命令还是个小姑娘的自己一并加入,结果她开场就遇到了芥川龙之介。

 

她必须承认,看到那个少年的时候,她一眼就沦陷了。于是她带着少年绕遍了整个庄园——细致到了连一棵草都介绍到了的地步,最后她把少年送了出去,并为他挡了监管者的一闷棍……虽然最后被少爷惩罚了,但是五年来想到他,还是会忍不住嘴角上扬,虽然应该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吧?

 

樋口默默转身离开了前方开密码的少年。

就这么放他走吧,不要上前去搭话,当做没看到他便好。

 

抓住了第二名求生者的同时,她听到了全部密码机被解开的声音,不愧是芥川,居然把五年前她带他熟悉的地形记得如此清楚。樋口心情愉悦,往一边的大门走去,刚刚芥川在另一侧的门附近,应该不会走这条路,如果她运气好,还能在这边抓到剩下的另一人。

 

果然,她看见了前方一个纤细的身影……

 

——————

 

芥川的心在扑通扑通地直跳,他远远地看到了被抓住的两人,都不是自己的妹妹,那么妹妹应该还在场上。他虽然运气很不错地没有被发现,但是也不能直接从门口出去,于是他在场上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从这一侧的大门跑到另一侧,他终于看到了被拿着锁链的监管者追逐的银。

 

她有危险!

 

来不及仔细看监管者的模样,芥川掏出了刚才从箱子里翻到的手枪,朝着监管者就是一枪——虽然是假的子弹,打人还是挺疼的,应该能把注意力集中过来……嗯?

 

监管者完全不理他!

 

眼看着银就快要进入监管者的攻击范围,芥川不要命地又对着那人连开几枪,扰乱了她的步伐。他没有开口喊,因为如果银听出是他的声音,绝对会回头。果然,就算是他这么折腾,只要不出声,银就会冲着大门直冲出去的,他猜想的没错。

 

银跑出去了。

 

芥川觉得自己估计会陷在这里,他已经没有了奔行的力气,肺部的不适感在看到妹妹平安之后急速上涌,鲜血的味道在喉咙间弥漫。

 

要被抓了吧?他确信这一点。监管者只要一转身,走两步路就能把他打晕带走。

 

然而令他不解的是,监管者就和忘记场上还有一个人一样,站在那里不动了。不转身,不说话,连扭头看他一眼的动作都没有,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

 

为什么呢?难道说是被自己刚刚那几枪打蒙了?

 

这金色的头发,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

 

为什么你还不走呢?

 

刚才的女孩是谁?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地保护她呢?

 

算了,你若是想让她走,那我就放她走吧。

 

但是你为什么还不走呢?

 

大门在前面,地窖在左边,你应该记得的。

 

快走吧……

 

樋口听见了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走了吗?她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想在芥川离开之前再看他一眼——

 

——————

 

四目相对。

 

芥川的猜想没错,他心心念念了五年的小姑娘,他以为当初替自己挡了一棍失陷在庄园里的小姑娘,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以与他对立的监管者的身份。他不明白这种身份调换是为什么,他猜测过无数次,那个女孩是不是会加入新一轮游戏,会不会已经逃脱了,会不会还被困在庄园里……唯独没想过会以这样一种形式再会。

 

他应该早就想到的,为什么这个女孩会在五年前就对庄园那么了解,因为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啊!

 

他真傻……

 

他真傻,傻到看不出来樋口是想要放了他,傻到那一瞬间,他居然脑子里闪过了“背叛”二字。

 

芥川愤然转身,他觉得自己会被抓回去的,但是他还是朝着地窖跑去。

 

——————

 

这次应该真的是最后一面了吧?

 

樋口目送着那个纤弱的少年,直到他跳入地窖,最后一根发丝消失在夜色中。

 

——————

 

跳下去的瞬间,芥川终于反应过来,但是已经晚了。跳入地窖,就等于离开庄园……他依旧不能确定樋口的身份,甚至连句话都没说,还瞪了对方一眼。他抬头,想要说什么,却只看到了月光下的那抹淡金色。

 

——————

 

对不起。

永别了。

 

——————

 

如果这场游戏真的能实现愿望,芥川心想,他一定会再回来找她。

 

————Fin————

 

*写的貌似有点乱……见谅_(:з」∠)_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