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樋】一生


*以孙辈的视角写的文。


——————————


爷爷昨天去世了。
奶奶照顾了爷爷大半辈子,从十多岁到七十多岁。
听起来是多么感人的故事啊!
可是我并不那么感动,在我看来,奶奶是终于解脱了。


我从小和奶奶比较亲,要说为什么,应该是爸爸比较像奶奶的缘故。爸爸性子比较温和,偶尔会说一些比较脱线的话,在家很少会发脾气。在我们自己的小家庭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的。
但是爷爷,每次回老家,奶奶对我们热情相迎的时候,爷爷却总是冷淡的。我没有问过爸爸关于爷爷的事,我有些怕他,并不是很愿意接触那个人。只知道爷爷很严格,仅此而已。


爷爷喜好黑白,经常穿一件黑色大衣,里面一件白衬衫。他很瘦,又面无表情,这么穿,总让我想起暗黑童话里的坏巫师。不像奶奶,虽然头发白了,却依旧像是一缕冬日暖阳,时光在她身上仿佛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她那么美,而且气质优雅,令年轻的小辈也自愧不如。


爷爷总是那样严肃,对奶奶也不笑。但是奶奶却愿意为爷爷做一切事情,仿佛操了所有的心那样,嘘寒问暖。我很费解,奶奶那么好的人,当初怎么就看上了我的爷爷?但是奶奶却甘之如饴,让我不禁疑心是不是爷爷真的是什么巫师,给奶奶下了迷情咒语。


但是爷爷昨天去世了,是肺病。那个人的身体一直不好,经常咳嗽,脸色总是苍白的。有的时候我觉得他咳着咳着说不定就喘不过气了……但是二十年来他都是这样,咳嗽,苍白,却没得过什么大病,我认为是奶奶把他照顾得太好的功劳。


但是他昨天还是走了。


爸爸得知爷爷病重,特地让我跟学校请了假,带着我回了老家。那时候爷爷已经卧病在床,昏迷过去了。他的口鼻处带上了输氧管,真真正正成了个虚弱的人。奶奶坐在他的病床旁边,握着他的手,轻声唤着“前辈”——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达成了什么默契,出生二十多年,我几乎没有听奶奶叫过爷爷的名字,或是其他什么亲昵的称呼,奶奶一直叫爷爷:“前辈”。


莫非爷爷是奶奶的学长吗?或是办公室恋情?我从来没有主动了解过爷爷奶奶的过往,如今临近分别,却对这产生了好奇……


爷爷不知何时醒了,可能是被奶奶的叨念喊醒了吧?他定定地望着奶奶,看到了奶奶的眼眶里擎着泪水,没有被握起的另一只手颤抖着,想要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什么——那是一方绣着枫叶的手帕。爷爷像是想要给奶奶擦干眼泪,然而手却不太能抬得起来了……


奶奶把头凑上前,帮爷爷完成了这套动作。


然后爷爷说——

“辛苦你了。”


我突然有点想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奶奶像是回忆起了些什么,居然笑了。


“这是我的职责。”病床旁,一头金发的年轻女孩儿,笑的很美。


病床上的人曾经避开了她的视线,然而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她了。

老者闭上了双眼,睡的安详。他最终把她,锁到了自己的眼睛里,和记忆里。


————Fin————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