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银】某芥川家鸡飞狗跳的早晨

*含芥樋成分

*恶搞向灵魂互换

 

——————————

 

清晨的鸟鸣声叽叽喳喳,住在低层居民楼的上班族就算不定闹钟,每天只要听着这来自大自然的乐章,总是能在适当的时间醒来——对于习惯了这种生活的人来说,比如芥川兄妹。

 

今天的哥哥有些奇怪,银收拾好行头,看向芥川龙之介的房门。已经到了该去工作的时间了,然而那扇门却还是关上的,而哥哥的鞋子也还好好地摆放在大门处的鞋柜上,明显是它们的主人还未起床。这种现象对于芥川兄妹来说,绝对是很少见的。

 

银敲了敲哥哥的房门。

没什么动静。

敲过两次门,没有得到答复的银思虑再三,推开了卧室门,发现哥哥确实还在睡着。

 

“……哥哥?该起床了。身体不舒服吗?”银凑上前,关怀地伸手探了探哥哥的额头,并没有在发热,而且看脸色,似乎还睡的挺香的。

 

银又用手推了推芥川龙之介的肩膀,“哥,起床了。”

 

床上的人喉咙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嗯——?”似乎挣扎着从睡梦中睁开了双眼,模模糊糊间看到有个人影在眼前晃来晃去,看着……有点眼熟?

 

银???!!!!!!!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顶着芥川相貌的人用芥川的声音发出惊呼,脸上绝对不是芥川的表情。

 

银:……

 

立原道造一觉醒来,视觉和思维都受到了别样的冲击——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一见面就在互怼的搭档会站在床边,陪他迎接冉冉升起的太阳。

 

哦,好吧,这里似乎不是他的床边。清醒过来的立原马上反应过来他并不在自己的房子里,他现在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银这家伙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死盯着。

 

“你——”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抵在了立原的脖子上。可恶!手边没有枪!

“你是谁?”一个好听的女声用冰寒的语气质问道。

 

啊咧?

 

“芥川大哥?!”一头雾水的立原在看到自己的模样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趴到镜子上了。呜啊真的是芥川大哥啊!一觉醒来居然变成了自己崇拜的上司,真是太——不得了了!一时间忘记了旁边站立的银,直到对方用刀鞘杵了自己的腰间,才让他回过神来。

 

啊,等等,银?

 

为什么银会在芥川大哥的屋子里?还是说这里是银这家伙的屋子……那芥川大哥睡在这里……???

 

樋口大姐,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立原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虽然说并不是每段不计回报的付出都能得到相对的感情回应,但是银这家伙站在和自己相同的位置上,应该对樋口大姐的单相思再清楚不过了,怎么居然就会和那个芥川大哥秘密同居呢?这未免太不厚道了些……

 

已经和对方解释清楚自己是谁的立原,现在盘着手半靠在洗手台上打量着银,似笑非笑,眼神中透出的情绪有些复杂。看着那副和哥哥的容貌极为不搭的样子,银很有一种想要把对方拉过来扁一顿的欲望,奈何对方现在缩在哥哥的躯壳里,那本来就弱的身体估计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因此只得作罢。

 

“我说,银。你和芥川大哥的事情,樋口大姐知道吗?”想也是不知道的吧?要是知道,估计樋口大姐早就炸了。

 

然而银点了点头,让立原直接石化在当地。

 

什什什…什么?樋口大姐居然知道了吗!那昨天还能那么轻松愉悦地和银拍肩膀是怎么回事啊!

 

银冷眼看着对方一惊一乍,不知道对方又抽的什么风。自己和芥川龙之介是兄妹的事,樋口姐前段时间就知道了嘛。

 

“樋口大姐居然没有嫉妒地想要杀了你吗……你还真是厉害啊!”

 

的确他们最初看到自己穿便装的时候是引起了一阵骚乱和街区追逐的。

哦,说起来知道自己和哥哥是兄妹的只有樋口姐和侦探社的几个人来着?这样的话……

联想到立原道造可能脑补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修罗场,银的脸黑了黑,匕首的刀柄指着立原。

 

“干什么,要打架吗?”

 

“芥川,龙之介。”

“哈啊?”

 

银又用刀柄指了指自己,“芥川,银。”

 

“唔嗯……嗯?芥川……妹妹?!”

 

银收了匕首,看着反复受到认知冲击的立原,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结果还是迟到了,诶……

 

另一方,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的芥川龙之介,无奈地发现自己变成了立原的模样。因为本身是异能力者,对反常事件的接受程度也相对比较高些。看着立原挂在衣架上那颇为随意的白色v领衬衫和墨绿色短外套,还有那条紧身收腿裤,芥川叹了口气只得穿上。至于洗漱时对着镜子忍了几忍,终于没把立原鼻梁上贴的OK绷扯下来。至于最后到了港口黑手党,引发了怎样的一场喧闹,又至于二人是怎么换回来的,那也就是连写手也没想好的后话了。

 

————Fin————

 

*最近真是越来越喜欢立原小哥的叨叨叨属性了233333

*樋口估计会急着想办法让两个人换回来吧,但是没准也会先给“立原版”前辈偷偷拍个照?【滑稽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