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樋】最后一场木偶戏

芥川龙之介是一只木偶。

他是由一位极有名的木偶师——一位名为夏子的女性制作出来的。

俊美的外表、灵活的关节、华美的黑色长大衣。

仿佛是一名贵族。

 

但是他与其他木偶不太相同的一点是,他没有作为木偶的本心。他总是表现的很怪异,令看木偶戏的观众有些不适的感觉,但又说不上那是什么。

 

木偶剧团的人也不喜欢这只木偶,他太不好操控了,但是让人检查的时候明明可动性极好。若是觉得不好操控,那或许是牵着线的人水平有问题吧?由于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这一点,因此他们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使用这只木偶上台表演。

 

可是那名木偶师是这个剧团的老板,她偏偏很喜欢这个作品。

 

木偶师说,芥川是我毕生的杰作。

 

于是只有她亲自上阵的时候,芥川才有机会登上舞台。

 一年,两年……

 

木偶戏的观众越来越少了。

木偶师也渐渐老去。

终于有一日,木偶剧团,散了。

 

账上的钱支付了剧院的租金、水电等费用,已所剩无几。为了结清团员们的工资,木偶师卖掉了她的木偶们——尽管木偶戏已经没什么人看了,但是作为大师制作的木偶,在收藏家们的眼中还是颇值些分量的。

 

除了芥川。

被留下的,只有一直都不受欢迎的芥川。

按理说大师不受欢迎的作品日后升值的空间反而是不可估量,很值得去赌一把的,但就是没有人想要芥川。

 

木偶师带着芥川和剩下的钱回了老家。

 

微弱的灯光下,芥川黑亮的眼珠在闪着光,里面映着的是正看着他出神的木偶师的脸。

 

木偶师伸出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轻轻抚上芥川的头发——那是用真人的发丝制成的,是上等品,与其他染色的料子不同。这么多年过去,那头发依旧被打理得如丝缎般顺滑。

 

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一定很寂寞吧?如今更是一个同伴都没有了。

 

“对不起……”

木偶师喃喃道。

 

一声叹息。

 

又一年过去了,木偶师的身体状况越发的糟糕了起来,每天只听得“咳咳,咳咳”的声音。或许是也撑不了多少日子了吧?

 

这天,木偶师拿出了压在床底的工具箱,上面已经积了不算薄的一层灰。较大的动作加上飘散的灰尘,让她更重的连续呛咳着,就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

 

芥川有了自我意识的那天,是他在木偶师的手下被完成,并被赋予“芥川龙之介”这个名字的时候。

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木偶,一个提线木偶。

其他的木偶是没有意识的,因此甘愿被人摆布,甘愿被任何人摆布,无论是谁都行。

但是,他不愿意。

 

因为摆布它们的那些人,还有坐在台下看木偶戏的那些人,充其量不过是看个热闹罢了。

 

它们没有心。

他们也没有心。

 

没有心的人类是失格的。

有了心的木偶也是失格的。

 

作为木偶失格的芥川,看着自己的创造者,拖着病体在灯下工作着。

那是头吗?那是身体吗?

 

他看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在木偶师的手下诞生了。

木偶师给她取名叫,樋口一叶。

他看到“女孩子”的眼中划过一道光。

那是自己新的同伴。

 

樋口也是一只有心的木偶,但是并不完全。她对这人世许是有感知的,却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木偶。

其实这倒也无所谓,因为已经没有人会来牵动他们在舞台上跳动了。

芥川和樋口,只是被摆在木偶师的桌子上,一左一右地看着对方。

 

他也和我一样吗?樋口或许在想。

芥川仿佛可以从她的眼神中读出来。

不,我们不一样。

你比我幸运得多。

 

有时候芥川也会怀念舞台。

 

木偶师每天晚上都会和芥川与樋口说说话,然而有一天,木偶师不说话了。她病得无法从床上起身,邻居家路过的孩子为她请来了大夫,而大夫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午夜十二点,跳动的表针滴滴答答。

 

想要……再演一场木偶戏……

芥川听见了木偶师的愿望。然而那又能怎么样呢?仅靠着他是无法演戏的啊。

 

木偶戏?那是什么?

芥川第一次切切实实的听到了樋口的心声。

 

那是我们在跳舞。

我们会跳舞吗?

当然。

我没有跳过呢。

是的,只有你没有跳过。

 

芥川觉得有些悲哀。

他为自己登上过舞台,而樋口却没能表演过一次而感到悲哀。

 

然后下一秒,芥川很惊奇地看到,从出生以来一直坐在桌子一角的樋口,居然站了起来。

 

我们跳舞吧?你教我,我还没跳过舞呢!樋口很兴奋。

 

不不不,他们是提线木偶啊!没有人提线,怎么能动起来呢?

芥川觉得自己大概是眼花了,是眼睛上的黑色玻璃球落了灰么?

 

一双手轻轻地提起了芥川的线柄,重病在床的木偶师夏子不知何时居然走到了他们身边……

她对樋口“擅自”动起来居然丝毫不感到奇怪,反而还很柔和地笑了。

 

“啦,啦啦,啦啦嘟啦啦……”木偶师嘴里轻哼着,那是曾经芥川出场时常放的曲子。

 

芥川在不大的桌子上舞动了起来。

 

旋转间,他看到樋口的嘴角向上弯着,很美。她金色的头发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跃动着,宛如一团不停燃烧的火焰。

不知道创造了他们的木偶师,年轻时是不是也是这样,满怀着热情的?

 

音乐渐息,两个木偶却依旧舞动着。

 

芥川没有发现,牵动着自己的那双手已经无力地垂下了。

 

“谢谢你。”芥川的心里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那是樋口的,还是木偶师的呢?

 

芥川看着樋口旋转着倒下。

 

然后他自己也倒下了。

 

没有了木偶师的木偶,是无法跳舞的。

虽然他们,他和樋口,从来不仅仅是两只木偶。

 

这是最后一场木偶戏。

 

————Fin————


*最初设想的是,芥川和樋口,很久以前不知道哪一世是木偶,但是写着写着感觉跑偏了,感觉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前世不前世的,倒是感觉在胡言乱语……

*当做童话来写的,一切都只是幻想

*木偶师夏子的名字是按照历史上樋口一叶的本名取的,至于我想表达什么,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就是突然想这么写就是啦!好吧其实是有深层设定的但是就不多余解释了……看得出来就算我表达到位,看不出来就当我胡言乱语好了(话说我这表达,说不定过上几个月我自己都看不出来最开始的深层设定是什么orz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