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发小号,高调表白樋口小姐姐~

-芥川一叶-:

【芥樋←我】再见了,要幸福

    

 

    

*因为太喜欢樋口姐姐了,忍不住写了这个

    

*清子算是我的二次人设吧,化用了本人姓氏的日语读音而来

    

*有私设

    

 

    

————————

    

 

    

爱恋虽然高贵,却又卑微,实乃残酷之物也。

    

 

    

————

    

 

    

我叫清子,是横滨港口黑手党部下黑蜥蜴中的一名暗杀者,归于十人长——银的调遣之下。实话说,我并不喜欢杀手的工作,只是如果不这么做,没有任何异能力的我便无法留在港口黑手党。

    

 

    

没错,我是带着目的来到这里的,为了一个人。

    

 

    

所幸的是直到目前,出过的任务都是惩治一些侵犯了港口黑手党利益的家伙,这些人从本质上来讲也不算什么好人,彼此彼此吧,就像是俩群饿狼相争,总是有死伤一般,谁也无法说什么。毕竟两边都不是站在道德一方的,黑暗的家伙。

    

 

    

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并非在黑手党,而是在山下公园,面对着横滨港。身为一个女孩子的我,拿着刚从超市买回的水果刀,出其不意地刺中了本想袭击那个人的坏人。

    

我很确定他是个坏人,就和确定那个人是好人一样。因为一直在关注着那个人,所以我知道被我刺中的男人已经跟踪了那个人好几天了,而且今天上午我还亲眼所见他鬼鬼祟祟地进入了一家可疑的店。用了一些手段打听之后,了解到了他买的那些东西,十之八九是为了对付那个人预备的。

    

比如电击枪,比如手铐、某种让人产生欲望的喷雾。

    

那个人很美,我确信世上没有比她更美的人,这么美的她被歹人盯上也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要保护她。

    

所以我去超市,买了一把最长最锋利的水果刀。

    

 

    

————

    

 

    

夜幕下冰冷的尸体让人发抖,动手的时候因了一腔热血,倒是并未觉出什么。但是当面前人的血从腔子里喷出,溅到我的脸上的时候,血液的温度和着横滨的海风,一冷一热间,一股恶心欲吐的感觉从胃里直反上来。

    

 

    

当然,这一切,那个人是不知道的,也无需让她知道。

    

 

    

也许第二天这个歹徒的尸体就会见报了吧,或许我会被通缉。有着这样的想法,我连夜离开了横滨。十六岁的我没有父母,虽然有一笔足够我衣食无忧地生存到三十岁的钱款与一处足够住的房产,每个月有固定的律师给我寄来生活费的支票,但是我从有清楚的记忆以来,就没有见过他们,只有一个照顾我到十二岁的亲戚,后来连那亲戚也不知所踪。因此没有任何限制,收拾好衣服和钱财,锁了门就可以离开。

    

 

    

但是这样就无法保护那个人了。

    

 

    

在外躲了一个月后,我回到了横滨,得知那个人家庭出了变故,然后不知出于何种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港口黑手党。

    

 

    

明明是一个普通姑娘,又没有绝好的身手,加入那种地方不是送死吗?

    

 

    

我,想要继续保护她。

    

 

    

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为了防身,从小我还是进行过武学的学习的,只有这相对敏捷的身手是我比较有自信的,否则也不至于在对方准备齐全的前提下,只拎着一把水果刀就上前。

    

 

    

三天后,我主动投入了黑手党旗下。

    

 

    

————

    

 

    

我不知道那个人受到了何种青睐,除了努力与衷心,在这个异能力为大的组织里,她居然在两年时间内从一个新人一跃成为了直属于首领的游击部队的、黑蜥蜴的上司。虽然我很为她高兴,因为处在稍微高一点的地位,比起底层来讲执行普通任务的次数就少一些,如果能待在黑手党总部,遇到的危险也会相对较少;但是我又为她悬心,因为地位高了,意味着对手的实力也高了,这样看来危险似乎又很高,更何况黑蜥蜴的领头人似乎也对她并不服气。

    

 

    

其实留在港口黑手党,我并不能帮上她什么忙,我和她隔着的距离仍旧是天与地。但是就算是看着她平安无恙也好,想着这样的事情,我便又有了留在这里的动力。

    

 

    

那个人憧憬她的上司,并深深地喜欢着他。我知道的。

    

 

    

但是那个名叫芥川的人,却不正眼看她啊……

    

 

    

你知道她为了你,做出了多大的努力么?明明黑手党是这样一份不适合她的工作,她却这么拼命着。

    

 

    

因为隔着的层级比较多,太多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只知道有一天她回来之后,脸是肿着的,明显是挨了打。而且从眉眼间可以得出结论,打她的人不是敌人,而是那个芥川。

    

 

    

呐,为什么,要喜欢那样一个冷漠的人呢?明明你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又热情似火啊。

    

 

    

你在我十二岁,照顾我的亲戚留下一张纸条,一去不复返的那天,安慰了蹲在公园里哭泣的我。我知道的,你的笑容是那么的暖,就像是天上的太阳那般,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冷的像是南极冰川的男人呢?

    

 

    

————

    

 

    

那天,名为芥川的男人,被外号人虎的敌人打倒了。

    

 

    

我看到她惊慌失措地把芥川背了回来,又失魂落魄地从首领那里走了出来,我还看到她走进了芥川的病房,想要触碰芥川的手,却又畏畏缩缩地退了出来。

    

 

    

据说这个男人不确定会不会醒过来,此时的我居然很想把他拉起来,让他醒过来看看,有这样一个人爱他爱的这样卑微。

    

虽然这些都是妄想。

    

但是,芥川,醒来吧,醒来吧。

    

 

    

你如果不醒来,她会哭的。

    

 

    

————

    

 

    

当天晚上,传来了芥川被劫走的消息,我知道大事不妙了。果然,那个人想要去独闯龙潭。本想着暗中保护她的我意外地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说是要带领黑蜥蜴众人去支援!那一瞬间,我有些想掉泪,原来她的努力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吗?

    

 

    

谢谢,谢谢。

    

 

    

那天的支援很及时,敌对势力险些枪杀了她,所幸的是除了肩头与腿部中弹,她没有受其他的伤。不过毕竟对方的武器数量仍是惊人,黑蜥蜴也牺牲了几名弟兄。

    

 

    

终于,战火停歇。

    

 

    

我看着她踉跄着走进了放着芥川病体的房间,跟了进去。

    

 

    

“前辈!芥川前辈!”

    

 

    

芥川,醒来吧。

    

 

    

我看到芥川睁开了眼睛。

    

我看到她不顾肩头的伤,拿出绣着枫叶的白手帕,说:“前辈,你流血了。”

    

我看到,那个叫芥川的男人动了动胳膊,似乎很费力地抬起了手臂,扶住了她的手。

    

我看到他偏过头,说了一句,有劳你了。

    

 

    

他的头正好偏向了我这一边,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种微妙的情绪,突然释然。

    

 

    

也许,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那么有这个人在她身边,或许我就不用再担心了。

    

 

    

到了放心离开的时候了。

    

 

    

————

    

 

    

也许你不记得我,但是那都不重要。

    

再见了,一叶,要幸福。

    

——来自最爱你的清子。

    

 

    

————

    

 

    

多年后,某更高次元时空——

    

“涵涵,芥樋很好吃哒!”

    

“哦豁是咩?有空我去补番。”

    

 

    

“大仙儿我跟你嗦!樋口小姐姐好可爱!!!”

    

“啊啊啊看了漫画,第一眼仿佛就对樋口一见钟情了!小姐姐真美!”

    

“我要去lof写芥樋文!”

    

 

    

 

    

————Fin————

    

 

    

*文中的清子在援助樋口搭救芥川的时候死了,灵魂出窍,所以才能跟着樋口进去看到芥川……关于死掉的几个黑蜥蜴的路人甲乙丙丁,实在是因为原作里说敌对组织装备很厉害啊,不能上升为组织间的矛盾所以要放弃芥川啊,但是那么轻易就被黑蜥蜴干掉了……感觉也太容易了一点吧……所以擅自添了几个炮灰_(:зゝ∠)_

    

 

    

*开了一个子博客,表白樋口小姐姐~~~,主号 @月がきれい 

    

*昨天晚上没来由觉得很沮丧,然后吸了一口芥樋,感觉活了过来,樋口真好看!

    

*于是突发奇想想要写一篇樋我文,但是又觉得论争宠,我肯定是比不过芥芥的……

    

*还是那句话,文豪里我最喜欢芥芥,但是芥樋之间我更喜欢樋口2333333

    

*所谓的芥厨+樋口痴汉,大概就是说的我了吧,嗯

    

*大仙儿是我姬友,也是一只芥厨,就是她安利我文豪的,对,就是用芥樋安利的我!这次没打招呼就硬是让她打了个酱油emmmmm,召唤一下她 @一杯95岁的酒 

    

 

    

*最后,樋口小姐,一定要幸福啊!

    


  
评论(12)
热度(30)
  1. 月がきれい【-芥川一叶--芥川一叶- 转载了此文字